輝哥是幹甚麼的?
我很多同學朋友都知道我是在生技公司上班,他們聽到的第一個反應都是:「哇!生技公司也!未來的明星產業也。」我只好慢慢解釋,事實並不是他們想的這樣,我們跟一般公司一樣,也是上班下班,我也不覺得我像未來的明星。我一天工作10小時,討厭上班塞車、討厭緊急臨時交辦事情、討厭實驗失敗重做、討厭下班時間delay、討厭的東西好像還蠻多的,喜歡的卻說不上來。

我們公司主要有四個部分,一是認證實驗室;就是幫人驗毒的,像是嗎啡、安非他命、FM2等等,客戶都是一些警察局、地院、還有春暉專案方面的,所以常常必須跟煙毒犯的尿液為伍。二是癌症篩檢晶片,聽說賣的還不錯。三是檢驗試劑,就是我的部門,我們是專作農漁牧畜產品的藥物殘留,像是一些抗生素、璜胺藥類的,不肖的養殖戶就會加入一些禁藥給養殖物吃,人吃了會有不良的影響。而我的工作內容就是如何從檢體(有魚、蝦、雞、豬、牛、飼料、牛奶、蜂蜜;其中還分血肝肉甚至是尿)裡,找出藥物殘留,進而設計一個方便的kit,給使用者檢測(蠻有正義使命感的吧!)。第四就是我們目前的新產品,就是臍帶血啦!聽說還找來袋鼠媽媽來當廣告明星,就是那個「孩子!老娘不能照顧你一輩子」的廣告,乍看之下你會以為是澳洲旅遊局的廣告,不過有廣告還是比較好啦,起碼有多點人知道我們公司。有時在路上看到自己公司的廣告,心理就會有點暗爽(哈哈…好像有點虛榮)

  我在公司裡面是一個小小的副研究員,說穿了就是最菜的啦!記得剛來這邊的時候,公司的套組還在研發階段,所以試用品從配製到分裝、封蓋、標籤、貼瓶、組裝一手包辦。那時感覺好像是打零工的,連取水、倒垃圾都一手包辦。混久了,就知道自己的工作重點在哪裡,啥事必須自己做,啥事可以交由工廠辦理。除了實驗產品生產部分,我還要負責ERP(就是生產作業流程系統)的打單流程,就是一些製令、領料、入庫的文書作業,好像永遠都有打不完的單。當然還有一些行政方面的工作和上級交辦事項。

好吧,回歸正題,為了檢測藥物殘留的這些檢體,我必須弄一台貴夫人,把買來的檢體攪爛、分裝,以方便檢測時使用。魚泥、蝦泥、豬肉泥…等等,已經習以為常。雞肝醬、豬肝醬、就是沒有鵝肝醬。有些比較特別的像是取蝦血,豬尿,這種比較高難度的,還好有人會直接寄給我們,不然我可能會瘋掉。而剩下的檢體,若是陰性的,有時我們經理就把他煮來吃掉(我怕有怨念殘留在上面,是不敢吃啦)。而有些萃取方法還是需要用到有機溶劑,像是Ethyl Acetate、Hexane的,味道不太好聞,而且對我的精子寶寶不是很好,所以都會在通風櫥內操作,以策安全。

另外除了在實驗室作檢體實驗外,偶而也必須跟著畜產會的人員跑遍北台灣的肉品市場,主要是為了作一些田間比對測試。記得剛開始去的時候,到處都是豬的體味和被電擊時的尖叫聲,外加炙熱潮濕的高溫,感覺很像是身在地獄裡。不過這倒也沒讓我從此之後不敢吃豬肉,不像我有一個朋友,當了消防隊替代役,看了蠻多死亡案件後就改吃素了。看著由獸醫師從拍賣豬隻身上取回來一管管的鮮血,而我只想知道我們公司產品的準確度,其餘的都與我無關,這也是我的使命吧。

說實在的,禁藥檢出率大約是1-2%吧!一個肉品市場一天約有5000頭的豬隻交易,所以可能就有50-100頭有問題,而台灣約有20個肉品市場,所以一天可能就有上千頭不合格豬流入市面。畜產會也表示法令並不完善,而且養殖戶的禁藥一直在更新,我們檢驗公司也必須跟上現實的腳步,前仆後繼的研發新檢驗方法。但是最終還是需要政府法規規定清楚明確,養殖戶遵守遊戲規則,這才是對政府養殖戶和消費者三贏的局面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輝哥與小俐

gby2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